东方智库网

扶贫缺钱?试试发债券!

发布日期:2016-10-19 15:12

 “扶贫债券?靠不靠谱?”初次听闻“易地扶贫搬迁债券”,刘海青有些纳闷。在四川一家投资机构任项目经理多年的他,之前从未听说扶贫也能发债券。

  然而今年9月中旬,该债券一经发售,就被抢购一空:发行额度5亿元,认购资金竟达到近35亿元。“供求比1∶7,扶贫债券这么走俏!”竞购失败的刘海青感叹:“昨天爱答不理,今天高攀不起。”

  扶贫项目为何能发行债券?为何又会走俏市场?记者展开了采访。

  难题

  搬迁耗资数百亿,财政收入才39亿

  记者从四川省发改委获悉,此次发行的5亿元债券属于首期发行。募集的资金,将投向四川的国家级贫困县叙永县和古蔺县,用于当地的易地扶贫搬迁建设项目。

   易地扶贫搬迁,是对居住在不具备基本生存发展条件地区的贫困人口,实施的自愿搬迁。根据规划,“十三五”期间四川将易地扶贫搬迁116万人。“如此大的 规模,资金成了最大的困难。”省扶贫移民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为了不让群众因搬迁负债,政策规定对贫困户的财政支持不得低于平均建房成本的60%。

  解决“钱从哪里来”成为当务之急。以地处秦巴山连片特困地区的巴中市为例,根据规划,到2020年,该市完成易地扶贫搬迁需耗资数百亿元,而2015年全市的财政收入仅39亿元。即使算上中央和省级财政的支持,也无法筹集到搬迁所需的全部资金。

   去年底出台的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》,针对地方的这一财政困境给出了政策红利:《决定》中提到,“利用增减挂钩政策支持易地扶贫搬 迁”。这表明,贫困区县在易地扶贫搬迁中因集中建设新居和复垦旧居土地,可腾出相当数量的建设用地指标,并出售给省内发达区县以获取资金。根据这一政策, 今年3月,巴中市与成都市高新区进行了首笔增减挂钩指标交易,总金额达13亿元。

 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认为,这一政策既为全省城镇化提供了土地保障,又加强了贫困区县的脱贫资金保障。

  然而,易地扶贫搬迁在流程上一般是先建新居,再拆旧居,然后复垦,并经验收合格后才能产生可供交易的土地指标。“建新居时就需要大量资金,但这时还没有形成可供交易的指标。”广元市苍溪县扶贫局局长任斌表示,这一资金上的“时间差”,需要靠引入资本市场的活水解决。

   易地扶贫搬迁债券由此应运而生。去年9月,国家发改委同意苍溪县发行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收益债券10亿元。“国家的扶贫资金是逐年下达的,但易地搬迁不可 能今年搬一点,明年搬一点。”负责承销该债券的华西证券相关部门负责人喻熹表示,通过发行债券引入社会资本,不仅实现资金上的快速统筹,而且引入了投资方 监管,能确保资金使用的严格合规。

  风险

  建设用地指标交易有政策保障

  作为一种投资工具,债券的风险性是投资人关注的重点。“发售时受追捧,正是因为这只债券风险较小,收益可以预期。”喻熹表示,债券不会因为有“扶贫”的作用而受青睐,因为资本市场以逐利为目的,风险是投资者判断债券好坏的标准。

  “投资人都没听说过扶贫债券,他们关心的是土地增减指标交易能不能稳定获得收益?每亩建设用地指标交易价格有没有保障?”喻熹告诉记者,为打消投资者的顾虑,他带着债券承销团队多次到相关区县做调研。

  为债券还本付息的资金来源有两种:一是国家财政每年下达的扶贫资金;二是贫困区县在完成易地扶贫搬迁后,交易多出的建设用地指标所获得的资金。“这两项都有政策保障,其风险完全小于很多同类债券。”喻熹说。

  首先,各级扶贫资金均已由本级政府完成规划编制,不会发生改变;第二,根据国土资源部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原则和划定的耕地红线,土地增减挂钩将长期持续,建设用地指标将长期成为一种区域间可交易的资源。基于这两点,喻熹认为易地扶贫搬迁债券的收益是可预期的。

  实际上,此次发售债券所涉及的易地搬迁项目,其腾出的建设用地指标已经同成都市双流区签订交易协议。“交易价格是每亩指标60万元。”喻熹表示,这远高于省国土资源厅给出的每亩30万元参考价。

   对于指标交易价格,喻熹表示这取决于供求关系。“比如双流区若对自己区内的土地进行复垦来换取新增建设用地指标,其成本要远高于土地指标交易花费,所以 更愿意买贫困县的指标。”喻熹介绍,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对省内建设用地指标的交易设置了每年5000亩的上限,这也防止了交易指标过多导致供大于求。另外, 苍溪县的债券由广元市级融资平台为其担保,进一步减小了违约风险。